1. 首頁
  2. 世界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老狼說,在他心中除了樸樹,還有一個天才,那個人叫鬱冬。

作為校園民謠歌手,鬱冬也為一眾優秀歌手作詞作曲:老狼的《來自我心》、《虎口脫險》,葉蓓《在劫難逃》……

你很可能聽過他寫的詞,“有沒有聽到那個聲音,就像是我忽遠忽近,告訴你他來自我的心”,也許還能跟著哼幾句老狼愛唱的《虎口脫險》。

鬱冬才華橫溢,曾經受人矚目,但2001年的一個意外,卻讓他身陷囹圄。

出獄後,他徹底退出音樂圈,到中關村的一家IT公司上班。

今天,讓我們跟隨鬱冬的音樂,去看看這位校園民謠黃金年代歌手的人生軌跡。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0 1

離開

鬱冬1972年出生,比高曉松小3歲,比樸樹大1歲,比李健大2歲。

高中時期,他常去北京農工大(現中國農業大學)操場遛彎,有一天,他結識了在那裡彈琴唱歌的沈慶和逯學軍。

沈慶的《青春》,逯學軍的《寂寞是因為思念誰》,都是校園民謠中的經典。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熱愛音樂的鬱冬找到了同道中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1988年,他考入清華大學。一年後,水木年華的盧庚戌將成為他的校友。

那是一個黃金年代,學院路上,熱情洋溢的音樂青年們常常聚集在一起。

他們在北大草坪上彈吉他唱歌,像詩人一樣互相出題寫歌,並不知道作品以後是否會有機會發表,但憑夢想奮力生長。

1994年,鬱冬的個人單曲《離開》被收錄進中國校園民謠史上最重要的一張專輯:《校園民謠1》。

《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也是通過這張專輯第一次與全國人民見面。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聽著老去的歌不要怪我感逝傷懷

如果你能了解請你面對我的蒼白

鬱冬聲音乾淨、真誠,《離開》中有初露鋒芒的力量和朝氣。(音樂軟體沒有這首歌,故本節歌曲選用《離別的城市》)

不知道“離開”是否包含了他於1991年退學考電影學院的意味?他要和自己過去的生活做一個了結,進入新的軌道。

結果,電影學院沒考上,鬱冬成為唱片公司的一名製作人。

0 2

露天電影院

1995年,給別人寫了不少歌之後,鬱冬推出了第一張也是唯一一張個人專輯,《露天電影院》。

口琴聲像老式放映機膠片的旋轉,吉他聲和著歌聲開始娓娓道來地回顧往事,回顧童年時期的露天電影院。

城市裡再沒有露天的電影院

我再也看不到銀幕的反面

你是不是還在做那時的遊戲

看著電影的時候已看不見星星

MV的拍攝和剪輯都很懷舊,開場是電影票和放映機的特寫,人們搬著小板凳聚集在樓下的空地,小朋友藉著燈光在空白的銀幕上搞惡作劇,他們迫切地期待著放映開始。

“重回故地”的鬱冬握著麥克風和緩克制地歌唱著,場景不斷的切換,空曠的放映區、現代精美的建築旁、光禿禿的冰面、北京站現代化的的大屏幕前……

他懷念著已經丟失的過去:啃著棒棒糖的小朋友被愛情片迷呆;那些年屏幕上流動著的浪漫、革命、歌舞、槍戰……

那是一切想象力的開端。

《露天電影院》是1995年的年度金曲,鬱冬由此獲得全國最佳創作歌手獎。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0 3

我心中的你

據網上有限的資訊,朋友們印象中的鬱冬很內斂低調,“溫和而羞澀,常常悶悶地抽煙,偶爾說兩句話還會臉紅”。

年少時,鬱冬喜歡齊秦,“可能《狼》中的孤獨感覺在我當時青春期的成長過程中也有。”

他的這份孤獨和憂鬱,寫進了自己的音樂,寫進了自己的愛情《我心中的你》。

過去回憶給我一雙翅膀

飛到你曾經愛我的地方

讓我現在還為你感傷

想起過去,又喜悅,又心酸。

曲中悠揚的小提琴恍如愛人“溫柔的目光”,在開頭和結尾出現,自始至終念念不忘的意味很明顯。

這首歌也是老狼的最愛。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望京葫蘆娃即為老狼

0 4

北京的冬天

我們知道《北京的冬天》可能都是因為老狼2007年的同名專輯,而鬱冬的原唱版發佈於1995年。

北風吹進來的那一天

候鳥已經飛了很遠

我們的愛變成無休止的期待

民謠音樂人鐘立風曾寫到,“老狼的版本明亮向上,鬱冬自己唱的則是略帶灰色寂寥,更像那一抹溫暖亙古的冬日陽光。呼出一口氣,有暖意,有清涼,有無言以對的內心翻湧。”

鬱冬更加“寂寥”,但一樣毫不刻意。

音樂的表達要真誠,要符合自己的真心真意,唱出來才動人。故作姿態的演唱很難深入走進聽眾的心。

鬱冬的真摯與人文關懷,一直深得業內人的喜愛。

有音樂選秀節目的評委呼喚,“如果有人見到鬱冬請告訴他,這個歌壇還有很多人都在等待他回來”。

老狼更是經常提起他心中的才子,一心想舉辦鬱冬專場演出。

2016年,愚公移山酒吧的一場圈內人聚會上,老狼連唱了5首鬱冬詞曲的作品。

0 5

時光流轉

到底是什麼事讓鬱冬不再做音樂呢?

據新聞報道,2001年11月1日淩晨,鬱冬開車在北京朝陽區工體附近迴轉時,不慎撞倒一位老太太,致其死亡。

他積極配合警方工作,竭力安撫死者家屬,並賠償人民幣15萬

2002年3月11日,因交通肇事罪,鬱冬被判處有期監禁一年,緩刑一年。

那一年,校園民謠界還發生了很多事。

高曉松導演了《那時花開》,老狼出了新專輯《晴朗》,葉蓓獲了很多獎,深受年輕人喜愛的樸樹也許已經開始構思第二張專輯《生如夏花》,水木年華的《一生有你》正火遍中國,李健退出水木年華準備單飛……

那一年之後,音樂圈不再有鬱冬,他選擇消失,隱藏於這座城市流動的人群裡……

他的退場,像是突然中斷的青春,倉促無奈,讓人錯愕、惋惜。

時間原來就是這麼簡單

輕易的改變我們的笑臉

時間原來就是這麼危險

輕易的改變我們的諾言

如果時光真的能流轉,也許校園民謠還能保留一股鬱冬式的能量。

他有才華,也有勇氣,就像在《時光流轉》這首歌,他給民謠加入了爵士樂的元素。

他是特別的。

除了樸樹,老狼眼中的天才還有他

校園民謠,曾經記錄了一代人憂傷的理想,迷惘的青春。它區別於其它民謠的主要因素是,那些歌大多創作於大學校園時期。

而今天,來自象牙塔生活的脆弱、清高、詩意與知識分子心態不再“時尚”,在校園草地上彈琴唱歌也早已不再流行。

世界變了。

但,就像比之現代化高大上電影院,簡陋落後的露天電影院也自有其優點,我們總是會懷戀以前的歌謠,以及手工業藝人般創作音樂的歌手。

隱退的鬱冬,就像北京冬天凝結的冰,他的聲音讓我們回到從前慢,回到寧靜的90年代。

PS:花邊剛剛開設了一個小程序,小夥伴們可以戳以下連結推薦自己喜歡的音樂,或者和其它小夥伴互動。

花邊音樂互動區

在不在看,你說了算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vg23vtds.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