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教育

2020高考熱點類比 | 上饒二模:國家興盛,“詩家”幸哉?不幸哉?

來源 | 新課標大語文

作文題

清代學者趙翼曾說:“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意思是說,國家不幸,社會動蕩,這對文人而言是幸事,因為這樣更能創作出優秀甚至偉大的作品。

但也有人認為未必如此,應是“國家繁盛詩人幸”,如大唐盛世,產生的優秀詩人和偉大作品也燦若星辰。

如果《人民日報》要舉辦“文學與時代”的徵文比賽,請你寫一篇文章參賽。

要求:結合材料內容,發表你的看法,體現你的認識與思考;自擬標題,確定立意;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泄露個人資訊;不少於800字。

命題說明:

本題來自2020年上饒二模考試語文試卷。

命題方向

020高考熱點類比

責任擔當:社會責任、國家認同

人文底蘊:人文情懷、人文積澱、審美情趣

科學精神:理性思維、批判質疑、勇於探究

學會學習:樂學善學、勤於反思

審題

限制性

1.真實情境的限制。作文給出一組相對的材料:有人認為,國家不幸,社會動蕩,使文人更能創作出優秀甚至偉大的作品;也有人認為“國家繁盛詩人幸”。考生須認真辨析國家之幸與不幸,與文人創作優秀作品之間的關係,深入思考“文學與時代”的關係,提出自己的看法,做到有針對性,並有一定創見。

2.典型任務的限制。題目要求為《人民日報》要舉辦的“文學與時代”徵文比賽”寫一篇文章,這裡包含兩個任務:首先,考生的寫作對象是廣大讀者,要有讀者意識;再者,考生要闡釋的是雙概念之間的關係。考生要結合材料內容發表看法,闡發國家與詩家二者之間的關係。發表“看法”,體現“認識與思考”,限定文體為議論文。

3.價值判斷的限制。本材料隱含的價值觀是:文人要創作出優秀的文學作品,離不開對所處時代與社會生活的高度參與,或弘揚正氣如孟子、文天祥;或憂國憂民如屈原、杜甫;或抨擊時弊如白居易、魯迅;或盛讚美好生活如李白、王維等。我們要能夠通過辨析國家與詩家二者之間的關係,引導青少年閱讀真正好的作品,理解文人的家國情懷與理想抱負,從而涵養自己,並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

開放性

1.選取立意角度是自由的。考生可以從材料所給兩種觀點中任選其一,也可以從辯證思維的角度綜合立意,題目給了考生展示自己的較大空間。

2.聯想和思考是自由的。基於材料的內容和文章的立意,考生可展開豐富的聯想和想象。跨越不同的時代,寫詩家之幸與不幸與國家以及時代的關係,可選事例很多。考生可自由選材,但要寫自己擅長的內容,做到能充分表達自己的思想。

解題

這是一道雙材料任務驅動型作文,考生審題時要抓住關鍵詞“國家”“詩家”“幸”與“不幸”等關鍵詞來分析。要運用理性思維,深入辨析二者的關係,選定主題,完成寫作任務。題目對考生的思維能力提出了較高的要求,考生需要能夠放開視野,具體分析優秀的文學作品總是有與時代緊密結合的特點。要善於總結學過的素材,發現優秀文人的共性,剖析他們的成長、創作與時代的關係,把握文人自我精神塑造對於優秀文學作品產生的決定作用,明確時代對文人精神的影響作用不可忽視。能辯證分析,提出創見者為上乘。行文時要有條理性、深刻性,儘可能展開橫向、縱向對比,透過現象看本質,從而更好地完成寫作任務。

參考立意

切題立意:

1.國家不幸詩家幸。

2.國家繁盛詩人幸。

3.生逢盛世,文學之幸。

4.任何時代都能產生偉大的作品。

……

偏題立意:

1.苦難是一所最好的大學。 (題目要求闡釋 “文學和時代”的關係,這裡將雙概念變成了單概念,丟了“文學”)

2.文學的盛世。 (審題不準,忽略對文學與時代二者關係的分析)

3.欲為文學大家,必生於亂世。 (觀點太絕對,立不住腳)

4.文人、國家。 (觀點不明)

5.魯迅的文學創作之路。 (魯迅只可以作為“文學與時代”“國家與詩家”關係的例子存在,若以此作為核心內容,是立意偏跑)

6.潦倒的文人杜甫。 (同上)

……

範文展示一

文學歧長路,時代澤芳華

一考生

無論是趙翼所言“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還是他人所講“國家繁榮詩人幸”,都表明了時代對文學創作的影響。所以,我認為:文學歧長路,時代澤芳華。無論是盛世還是衰世,文學總可自踏一路繁花。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還”,這是李太白筆下氣吞山河的盛唐氣象;“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這是杜子美在《兵車行》中對國破家亡的晚唐的由衷慨歎。毋庸置疑的是,他們二者都在文學創作中取得矚目的成就。然而,在近乎相同的時代條件下,李白的豪情浪漫、杜甫的沉鬱頓挫都彰顯了無法湮滅的文學光輝。

所以,仍是那句:文學歧長路,時代澤芳華。

文學的繁榮並不由時代的盛衰決定,時代影響的唯有文學的風格與特性。因此,文學始終在長路上前行,時代便獨加以潤澤。餘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借時代變遷與文化存留闡述了一個深刻的道理:“時代與文學在一個庭院裡廝磨,所存留的無非是至甘於至苦之言”。的確,時代的不幸映射至文學上便同一杯苦茗,時代的幸折射至文學上則似一口甘汁。二者無論有何等差異,終可以品出一番沁人心脾的時代餘味。

文學家所創作的文學正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可折射出世象萬千。

新中國伊始,農民文學成為時代特徵,趙樹理的《黃土紮根》彰顯了社會主義建設時的一派欣欣向榮。文革時期,儘管整個社會呈現百廢待興的局面,文學創作始終生生不息,管成筆下的《回首往來》深刻闡述了對民主法治的渴望。時至今日,改革開發走過了四十多個年頭,新時代的中國凱歌已經奏響,文學創作仍然向前發展。青年作家劉本華創作的《中國新世紀》成為暢銷書籍並斬獲多項大獎,文聯主席徐駿用幾首現代詩歌概括了中國所取得的世界成就。這些無不在說明著:時代與文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時代興衰有時,文學高昂低沉有別。

見時代之興衰兮,美文學之未央。我相信,文學自會踏一條千裡長路,時代終會回以潤澤萬分。

點評

文章視野開闊,認識問題深刻,有自己的獨特見解。對李白和餘秋雨等人的名句引用,使文章增色不少,也體現了作者豐富的文化積澱。

範文展示二

在苦難中開出詩的花朵

一考生

你可知,詩詞之美美在何處?美在它生於苦難的土壤,卻在詩人的創作下,長成一朵詩詞之花,香遠益清,芬芳了歷朝歷代,也芬芳了詩詞之花園。

正如清代學者趙翼所言:“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諸如此類之事,何可勝道也哉!

君可見,南唐後主李煜在經歷了人間的浮沉、國家的興亡後,創作出了“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千古名句。詩將抽象的“愁”具體化、形象化。妙哉!妙哉!

君可見,一代才女李清照在經歷喪夫之痛後,創作出了“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的千古名句,以直白重複的手法寫出了愁之深、愁之苦。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更是直接抒發愁之初。再看,“又恐雙溪蚱蜢舟,載不動許多愁”,將愁化作有重量的事物,別出心裁。她在生活的苦難中,將詩詞之花紮根下去。待他日回首,春滿園。善哉!善哉!

君可見,愛民詩人杜甫在經歷宦海浮沉後,創作出“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名句。這是何等的愛民思想。杜甫之苦,何可勝道也哉!

可如果他們沒有經歷人生的苦難,又會如何?

南唐多了一份安寧,卻少了詩歌的花朵。李煜夜裡不再愁苦,或許會尋歡作樂,那麼他 還會是詩人嗎?

杜甫若仕途順達,在他當上高官後,還會這般憂國憂民嗎?

毛澤東曾言:“人間正道是滄桑。”以滄桑為肥,培育詩歌的花朵。不僅有忘憂花,亦有迎春花。

正如,羅曼·羅蘭曾言:“真正的英雄主義是在認清生活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蘇軾便是如此。

在遭遇烏台詩案後,他並沒有一振不起,而是更加超脫、更加向上。

大雨滂沱時,他一人仰天長嘯,對著老天爺喊道:“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這是他對苦難的態度,可贊!

蒼顏白髮時,蘇軾仍意氣風發,自信地說道:“三十年前,我是風流帥!”這是他對無情歲月的態度,可敬!

你可知,詩詞之美美在何處?美在它紮根於苦難的土壤,生長於狂風驟雨的時代,卻能在詩人的創作下,長成忘憂花或是迎春花,盛放了千秋萬代。

待他日回首,春滿園。

點評

文章旗幟鮮明地提出自己的觀點,並用形象有詩意的語言表達“在苦難中開出詩的花朵”,給人深刻印象,感染力強。

選材經典,從李煜到李清照再到杜甫,充分表明自己的觀點。豐富的內容,給人事實勝於雄辯之感。

-文章來源-

*我們尊重原創,因無法查明原出處,如有侵權請後台聯繫刪除;轉載請註明出處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pqxp2avp.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