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世界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5月12日,川報觀察以《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眉山一小區業主請求罷免業委會半年無果》為題,報道了位於眉山城區的陽光森林半島小區業主與業主委員會長達半年的“罷免”風波。報道得到眉山社會各界和相關主管單位的廣泛關注。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5月15日,川報觀察記者從眉山市東坡區通惠街道辦事處了解到,報道引起街道辦高度重視,當即開展調查。 目前,街道辦已參照物業管理條例中“罷免業委會成員,只需20%的業主倡議即可”的相關條款,啟動對該小區業委會的罷免程序。

“我們將依託在4月底成立的小區黨支部,藉助黨員力量發動廣大業主參與業主大會,選出業主滿意的代表,保障小區的穩定有序。” 通惠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楊朝學說。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有違規:小區業委會主任為物業公司指派

川報觀察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證實,現任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不是通過業主大會選舉產生,而是在小區建成之初,由小區所在的物業管理公司指派的,後來換屆時,由於業主對參與業主大會的積極性不高,難以達到法定選舉人數,街道和社區便預設了這屆業委會的連任。

“業委會主任在我們小區內有房屋,但是最近一年多都沒有在小區內居住,基本上看不到他的人影子。”知情人小區業主李先生說。

小區在剛剛開始建成、業主入住率不高的時候,由開發商或物業管理公司主導成立業主委員會,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隨著小區入住率提升,業主委員會必須由業主選舉產生。”眉山知名律師、四川新念律師事務所負責人王新年認為,作為一個已建成10年以上的小區,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可思議。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業主委員會是業主大會的執行機構,應由業主大會選舉產生,履行業主大會賦予的職責,執行業主大會決定的事項,屬於基層自治組織,接受街道辦事處(鄉、鎮人民政府)的指導,接受業主的監督。”四川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範逢春指出,在具體的實踐中,常常會有業委會與業主之間存在矛盾的現象,矛盾的導火索大多為維修基金使用等與業主切身利益相關的事件,這對我們的城市基層治理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範逢春教授認為,在業委會與業主發生矛盾且無法調和時,社區和街道應該切實發揮作用,介入小區的治理和矛盾調解,為問題的解決佔據主動,贏得先機。如果矛盾尖銳無法調和,勢必影響小區的穩定。

有風險:罷免業委會為何半年無果?

本屆業委會編造虛假簽字同意書,擅自動用住宅專項維修基金,引起了大家的公憤,而且在長期的小區管理中,業委會還存在賬務不透明,工作不力等問題。”趙先生等小區業主代表認為,在“證據確鑿”的條件下,罷免業委會應該順理成章,但在現實操作中,他們卻遭遇了層層“阻力”。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眉山陽光森林半島小區業主罷免業委會受阻,是街道社區不作為,還是無法可依?

在業主同業委會的前期矛盾處理中,所在社區的確存在慢半拍的問題。” 通惠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楊朝學說,去年12月起,小區業主就多次找過社區和街道辦,提出了罷免本屆業委會的願望。

“但在現時條件下,要啟動罷免程序比較困難。”楊朝學告訴川報觀察記者, 罷免業委會面臨著無法可依,事出無由和風險極高的嚴峻現實

一是現有的國家和省級物業管理條例中,只有罷免業委會成員的內容,沒有罷免整個業委會的條款,這讓街道和社區無法可依。

二是根據公安部門調查,業委會編造業主簽名,準備動用維修基金開展小區建設,並非出於將基金挪作他用和佔為己有的目的,未構成違法,未能立案,屬於工作程序的不當,罷免業委會事出無由。

同時,考慮到輕易罷免業委會,可能造成後繼無人的小區管理失序風險。基於穩定的角度出發,街道和社區對於罷免業委會還是希望雙方能調和解決。

正因為以上緣由,趙先生等業主代表自去年12月便提出的業委會罷免之事一直未取得實質性進展。但事與願違,事態的發展已超出了街道和社區的把控。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要處理好業委會同業主之間的關係,必須要完善基層治理制度,構建起小區自治的溝通協調機制和問題處理機制,讓小區的業主、業委會和物管都能明確自身的權利和義務,在遇到問題時,能及時溝通化解。”眉山市城鄉基層治理辦公室秘書科負責人夏振懷認為,在完善小區治理機制的同時,還應該切實發揮黨員的引領作用,通過建立黨支部,依靠黨員,構建小區治理的核心力量,儘快實現小區治理從“群龍無首”到“黨建引領”的局面。

在雙方的矛盾化解和突發事件處理上,我們也看到現有法律制度的不足。從頂層設計來看,還應該細化和完善物業管理條例。”眉山市人大法制委相關負責人認為,當前的物業管理條例中關於業委會違規和罷免的內容原則強,但操作性不足,從立法角度看,還應該細化業委會整體罷免的程序和條件,讓基層政府和自治組織有法可依。

有隱患:維修基金申請需要層層把關

“這是眉山市首起因冒用業主簽名而凍結基金的事件,這也為我們的維修基金監管拉響了警鐘。”據眉山市房地產服務中心維修資金科負責人介紹,自2008年開始收取維修基金以來,全市平均每年有約60起維修基金的申請。

《眉山男業委會主任打傷女業主》後續:小區業委會罷免程序啟動 小區黨支部已成立

這位負責人指出,維修基金關係到廣大業主的切身利益,在使用上,需要三分之二的業主簽字,且社區和街道要層層把關簽字。

但從理論上講,房管部門並不能完全辨別動輒數百人簽字的真偽,所以才有了申請通過後的7天公示環節,通過在小區顯眼位置公示申請,讓廣大業主知曉維修基金即將使用的情況,來杜絕冒名簽字行為。

這位負責人認為,此次事件也給小區維修基金的監管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方面社區和街道要切實履行把關責任,另一方面房管部門要加大核查力度。要嚴格公示程序,力爭每一筆經費的使用都要讓業主知曉並同意

圖文編輯:星月

via: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m5u41n6p.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