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世界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文:三秋樹

來源:家庭雜誌(ID:jiatingzazhi)

還記得去年那篇刷屏了朋友圈的小學生作文嗎,標題是 《我的媽媽是一個沒用的中年婦女》

孩子的實話實說,句句紮心:

我的媽媽不上班,平時就喜歡打牌和看腦殘的電視劇,一邊看還一邊罵,有時候也跟著哭。她什麼事也做不好,做的飯超級難吃,家裡亂七八糟,到處都不乾淨。她明明什麼都做不好,一天到晚光知道玩兒,還天天叫累,說都是為了我,快把她累死了。

和我一起玩的同學,小青的媽媽會開車,她不會;小林的媽媽會陪著小林一起打乒乓球,她不會;小宇的媽媽會畫畫;瑤瑤的媽媽做的衣服可好看了……我都羨慕死了,可她什麼都不會。

我覺得,我的媽媽就是個沒用的中年婦女。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孩子已然受傷,而我卻毫不知情

說實話,作為一個小學五年級娃媽,我自信滿滿地給我娃念了這封信,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意在讓他身在福中要惜福。

誰知,紮心了。

娃在聽完這篇同齡人的作文後,幽幽地來了一句:

“你每次批評我時,我只要辯解一句,你就能把從前的事都拿出來說一遍,樂此不疲,我也是傷傷的。”

說完,他的表情挺受傷。

可見,這個模式一直是我們良好親子關係中的一個硬傷。

在他說之前,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他說過之後,我內心有點小委屈。

直到一天晚上,我讓他洗臉刷牙上床睡覺,他說“馬上” ,結果,五分鐘過去了,他依然不忍放下手裡的書,絲毫沒有要行動的意思。

我火大:“你的馬上是多久?”“這不來了嘛。”他的語氣明顯有了抵觸。

我觸底反彈:“我理解的馬上是right here right now。換位想一想,如果是我答應你的事情,說好的馬上兌現,卻遲遲不行動,你是什麼反應?上次就因為給你買的玩具,晚到了一天,你嘮叨成什麼樣。做人不可以對別人一套標準,對自己一套標準……”

尤其是看到他臉上那不耐煩的表情,我更加火大,一直追到衛生間,依然在聲討,音高漸強。

然後,我想起了那天給他讀這篇同齡人作文時,他說過的話,果斷住了嘴。

想想自己追攆著數落他的樣子,到底是在說教,還是在泄憤呢?顯然,後者的成分更多一些。

內疚!

作為補償,我晚上允許他晚睡十分鐘,給他讀了兩篇文章,並且在說“晚安”時,輕輕跟他說了一句: “為媽媽剛才的行為向你道個歉,下次我再喋喋不休,你可以叫停我,也可以批評我。”

娃眼圈紅了,摟著我的脖子:“媽媽,晚安,我愛你。”

多麼害怕他會記仇,會將他內心的小世界向我關閉,會慘遭嫌棄。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養育他們一輩子,

但失去他們只是一瞬間

這件事之後,我交給了兒子一個任務,讓他對全班37名孩子做個採訪,主題就是 “在哪一個瞬間,你深深地嫌棄了自己的父母?”。

同時,我也在自己身邊10到15歲的孩子中做了同樣的小提問。

收集上來的答案很繽紛,但句句都紮心。

小怡(11歲):我媽當著我的面,查看爸爸的手機,二話不說地偷看,然後,趾高氣昂地跟我爸吵架。

(孩子心裡的話: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不自信、不陽光。但她卻整天教育我要陽光自信。)

小曉(11歲):去公園,我媽給已經1米45高的我買了兒童票,並對我說:一會兒檢票時,你彎著點腰。

(孩子心裡的話:我因為撒謊挨了很多揍,她自己為人處事卻如此不誠實。)

小佳:(13歲):爸爸跟客戶打電話時,嘴裡全是好詞好句,可是,他的司機只是來晚了五分鐘,他罵了很難聽的話。坐在車裡的我,不敢看司機叔叔的臉,好想哭!

(孩子心裡的話:爸爸經常對我說,做人要禮貌寬容,可是,他自己是怎麼做的呢?)

小同(15歲):姥姥每年給我500元壓歲錢,但媽媽從我懂事起,就讓我跟奶奶說:姥姥給我兩千。然後,奶奶每年都給我2000元的壓歲錢。

(孩子心裡的話:今年,我拒絕了。我跟我媽說:你如果再讓我說兩千,我就把前幾年的事情都跟奶奶交代了。親媽讓我去當騙子,而且是騙自己的親奶奶,這事我永遠都忘不了。)

小迪(14歲):我媽在包裡找硬幣,找到九角,然後乘公交車時,嘩啦啦地投進去。落座後,對我說:你媽是不是特別機智!

(我心裡回答:你的尊嚴就值一毛錢。)

小文(12歲):我爸喝醉了回到家,從包裡拿出200元錢,對我媽說:來,陪我唱首《相思風雨中》……

(孩子心裡的話:從此,他再批評我,我心裡從來就沒服過。他自己這副德行,有什麼資格教育我。)

小威(13歲 ):我媽平時就不修邊幅,她第一次來參加家長會時,滿頭的油光,一身穿搭跟改錯題一樣。

……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來自生活的細節無敵。

50個孩子,50種紮心瞬間。

在與這些孩子的對話中,真真切切被他們的心裡話雷到。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的心是明鏡的。

當他們360度無死角地被父母探照時,父母也在他們的全景掃描中,更精準、更細緻,更敏感。

養育他們可能要一輩子,但失去他們,有時往往就是一件小事。

當父母因為孩子言行的失當而大發其火,甚至拳腳相加時,我們同時忽略了一件事情:當我們言行不一時,他們沒有能力對我們施加語言和身體的暴力,但他們默默地實施著另外一種懲罰:無聲地鄙視。

真正的失去,不是從他們上大學、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開始,而是從孩子對父母感到失望的那一瞬間,從此離心離德、心門上鎖、不告而別。

“兒不嫌母醜”

醒醒吧,那都是大人騙自己的!

在對 50個孩子的採訪中,小文(化名)的故事最紮心。

他有一個“詐屍式”爸爸。所謂詐屍,是平時從不管孩子,偶爾心血來潮管一次,大都是狂風驟雨式的批評。

文爸一家外企的副總,平時工作忙到無眠無休,小文的日常都是由媽媽全職照料的。

偶爾,文爸有時間跟小文相處,都會挑出孩子N多錯誤,吃飯的樣子、成績的不盡人意、性格的懦弱,總之,先是批評,說著說著,就開始火冒三丈,然後,就把憤怒成功地轉嫁到了小文媽媽的身上。

“你不用工作,就帶一個孩子都帶不好嗎”“廢物”“我一個月給你的那些錢,就算花錢僱人,也比你教育得成功”“就看不慣你的言談舉止,好好孩子都讓你帶廢了”……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剛開始,小文還同情被爸爸貶損的媽媽,可是,時間長了,每次被爸爸“詐屍式”聲討過後,小文也會拿媽媽出氣。

最崩潰的一次,媽媽接他放學晚了十分鐘,小文上車後,一直在數落媽媽:“你也不用上班,接我也會來晚嗎?”“你說你還能幹點什麼”“我爸說得一點沒錯,你就是一個廢物。”“我爸每個月給你那麼多錢,你就不能把自己穿得像樣一點,天天開個平治等在校門口,同學都以為你是我們家保姆……”

小文的話,結結實實地讓媽媽傷心了,她先是掉眼淚,接著是大哭,但小文似乎並沒準備放過她,依然還在用羞辱性的語言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最後,小文媽媽將方向盤打死,朝著反道沖了過去,先是與一輛出租車對撞,然後,將一個行人撞倒,最後車子撞牆停住。

儘管小文和媽媽只是受了輕傷,可是這件事情之後,小文開始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不得不休學入院治療,而文媽也在接受心理醫生的輔導。

有一件事情她無比堅持,那就是等自己康複後,她一定要出去工作,哪怕是去當保潔,她也要有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一個老公孩子眼裡,一個他們隨時隨地可以拿來出氣的寄生的“廢物”。

“兒不嫌母醜”都是騙人的。一個依附的女人,付出的再多,換來的也只是老公和孩子的不屑。親情裡也有世態炎涼,只有成為了最好的自己,活出自己的價值,才能成為一個起碼不被孩子嫌棄的母親。”

這是文媽最痛徹的領悟。

丈夫怎麼嫌棄妻子,孩子就怎麼嫌棄母親!

天下父母,是時候把“兒不嫌母醜”這句話從自己的腦海裡刪除了。

事實上,更多時候,“母不嫌兒醜”才是人生的真相。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從什麼時候開始起,

父母失去了孩子的尊重?

很多父母不明白,自己怎麼一夜之間就失去了孩子的尊重?童年的親密期尚未結束,自己的心尖寶貝就馬不停蹄地進入了叛逆的“青春期”。

而在與這50位孩子的交談中,我才發現,沒有什麼一夜之間,日久可以生情,可見人心,也可以生嫌棄。

父母一個小小的失德,對於孩子來說,就是一場地震般的幻滅。在對待父母這件事情上,他們是毫無道理可言的完美主義者。

父母一口隨地吐出去的痰,一份對待他人的粗暴,一身雜亂無章的行頭,等等,都會令他們輕易給出“無教養”的標籤,從此,對於父母給予的高標準、嚴要求,產生逆反——你自己都沒有做到,憑什麼要求我!

那些失去的尊重,就像潑出去的水。

一旦父母在孩子眼裡失信失德,不僅意味著威信掃地,叛逆的開始,更意味孩子失去榜樣後的二次生長。

一種孩子,會在生活了重新取樣,比如在書籍、師長、同學、追星中間尋找現實榜樣,精神寄託。

還一種孩子則在偶像的坍塌之後,破罐破摔起來,成為父母惡劣言行的模仿者,而且是舉一反十地模仿。

比如,上文提到小文,在一次爸爸對媽媽家暴之後,因為女班長沒收了他帶到學校的玩具,怒髮衝冠,一拳將小女孩打倒在地,然後用雙手死死掐住對方的脖子,就連趕到的班主任深深後怕:“從沒見過如此下得去死手的孩子!”

有表裡不一的家長,就會有言行分裂的孩子。大人怎麼生活,孩子就怎麼長大。

紮心!我採訪了50個孩子:那個瞬間,他們深深嫌棄自己的父母!

一俊遮百醜

為人父母的一條捷徑

生而為人,我們哪個人身上沒有缺點,豈不是都要被孩子赤裸裸地嫌棄?

事實並非如此。

在這50位被採訪的孩子當中,也有“父母鐵粉。”

而總結起來,若想“兒不嫌母醜“,需要爸爸媽媽們可以“一俊遮百醜。”

11歲的柯南:我爸帶我騎行川藏線,非常牛X!

11歲的郝茜茜:我媽媽是天下最好的老師,她的學生都管她叫老大。

14歲的林曉樂:奶奶病了,很嚴重,媽媽把家裡所有的積蓄都給了爸爸,說不夠再想辦法。爸爸當時就掉眼淚了,我也哭了。當時就覺得,媽媽好大氣,好有愛,然後,我把自己的存錢罐也給了爸爸。然後,我們仨都哭了,覺得好幸福。

15歲的蔣壯:每次家長會,我媽一出現,我班小朋友都眼前一亮。就像我爸說的,你媽不是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卻是活得最精緻的女人。我長大了,也要娶一個像媽媽這樣活得精緻的女孩。

14歲的曲藝:媽媽寫得一手漂亮的文章,結果我繼承了她的天賦,寫的作文總是被老師當範文念,我為有這樣的媽媽感到驕傲。

12歲的林樂雪:我的成績一直不好,但每次媽媽都說:你儘力就好。但我的同桌就沒這麼幸運了,每次沒考好,第二天來上學,胳膊上就青一塊,紫一塊的。

13歲的李勝男:每個周六,爸爸都帶我去打乒乓球,他扣殺的動作太帥了!

……

你看!

失去他們,只是一瞬間——一個言行失當,就是一段親子關係悄悄終結。

而要贏得他們,好像也並不是那麼難——一個顯而易見的優點,就可以成功圈粉,讓他們做你的終生老鐵。

被拉黑,還是被偶像,不過是一念之間。

難在,我們以為身為父母,天生擁有對他們指手劃腳的權利。但他們認為,生而為人,只有事情的對錯、為人高下的區別,沒有大小之分。

難在,我們想做高高在上的爸媽,但他們卻拿我們當即時平視的榜樣。

擁有他們,是人格魅力的自然揮發;失去他們,不是親子關係的結束,而是他們內心之門對我們的“閑人免進。”

▍來家庭雜誌(ID:jiatingzazhi), 作者:三秋樹

▍編輯:小雯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hbttntjy.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