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世界

中日友好醫院:護理對於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療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權威發布會系列問答】

中日友好醫院:護理對於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療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權威發布會系列問答】

01

方艙醫院對大家來說是個全新的概念,請問你們在第一次進駐方艙診室的時候是不是有一些擔憂和顧慮?當你們實際接觸到病人的時候,跟你們預想的有什麼不一樣?

感謝您對方艙醫院和我們中日友好醫院救援隊的關注。方艙醫院是戰時之需,這次馳援武漢,我們中日友好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第一時間到達武漢,這也是我們救援隊首次整建制參加,包括醫生、防護、放射、藥學、檢驗、管理人員,以及我們的五台救援車輛。我們先後轉戰了東西湖方艙醫院和光穀方艙醫院,每到一處,我們和兄弟醫療隊都快速磨合、快速對接,都是首批進艙並且籌建開艙的醫療隊,累計接診患者383人次,累計管理患者3643人次。最後我們也實現了“患者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出院患者零回頭”的既定目標。

方艙醫院不同於一般的醫院,它是臨時改建,但是可以為確診的輕症患者提供一些基本的生活照護和基本醫療。但是,正像方艙醫院一樣,我們的方艙醫院是在這個空間裡面,幾百人甚至一千人大家共同生活在一起,有些病人是從隔離點或者定點醫院轉診過來。對於這樣的環境,這些患者能不能適應,進到方艙裡面以後,能不能住得穩,有沒有一些不良情緒,這是我們醫療隊在進艙之前比較有顧慮的地方。

想到最壞,才能做到最好。第一天接診過程當中,我們設想了很多場景,真正接診的時候有兩個不同。第一,患者接診的時候,不是按照我們預想的一個一個來,是十幾個有時候是幾十個一起來。另外,患者是一撥接著一撥來。在接診過程當中,我們原來預想的患者可能會出現一些不良情緒,都沒有出現,絕大部分患者對醫務人員、對我們年輕的醫療隊員都很理解,也是極其配合的。其中有一位我們印象非常深刻的患者阿姨,因為她對方艙醫院不了解,剛進艙的時候不太配合我們的治療,對年輕的醫護人員也缺乏一些必要的信任。但是經過我們醫療隊多名90後隊員的悉心照護,這位患者阿姨完全改變了她的看法,她在走出方艙出院以後,在給我們醫療隊員的微信中給我們寫到“感謝你們中日友好醫院醫療隊,這次有幸和你們相見,你們的服務和管理都是一流的,親切溫暖,家裡的子女也無非如此”。她還特彆強調,這次磨難和經歷,也讓她深深感受到了祖國的強大和黨的領導,她說在方艙醫院的這些日子,她說的感謝比她六十年來說的謝謝還要多,而且是特別發自內心的真誠的感謝。類似這樣的例子,在我們工作的方艙醫院裡有很多,比如情人節這一天,一位患者給我們醫護人員悄悄送來了一封情書,還有一位患者,用他熟悉的樂器二胡為我們的醫療隊員演奏了慰問樂曲,以及我們的隊員李剛和患者在生日時互致詩歌祝福。在休艙的時候,當地公安幹警和民警對我們醫療隊員列隊歡送時致敬、敬禮的場景,都深深印在我們心裡。正是這種患者與醫務人員之間生命與生命的碰撞過程中的交流,讓大家做到了榮辱與共,也在這種心與心的交流中,我們做到了同心同德,一起戰勝疫情。

02

護理對於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療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在專業護理方面,我們努力全面配合醫療開展各項臨床診療技術,雖然是在隔離病房內,雖然我們穿著厚重的防護服,但對重症患者治療有效的一切重症專科護理操作,我們一項都沒有落下,全面順利開展,這是我們必須要完成的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也是對生命負責。

其次,我們臨床工作當中,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病房內有一位ECMO輔助的氣管切開機械通氣的危重症患者,當時這名患者病情非常非常危重,患者的氣髒內痰液較多。為了做好痰液引流,促進患者的肺功能康複,我們決定為這位患者進行俯臥位通氣。這位患者血壓變化非常大,而且生命體征不穩定,在每次操作之前,我們都要經過充分徹底全面評估,保證整個操作過程中萬無一失。每次除了有醫生、呼吸治療師的參與,全程下來至少需要有5名護理人員全程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患者身上插滿了十多根管子,每一根管子都是生命的通道,對維持患者的生命有著重要的意義。看似這樣一個簡單的操作,它不僅僅是一次翻身,當我們在翻運病人的過程當中,病人可能會有血壓的波動,所以我們要做好各項指標的監測,除了保證管路安全之外,更要保護各種儀器設備有序正常運轉,這是我們要監測到的數據。此外,這部分病人的皮膚非常容易發生壓瘡,我們準備好各種軟墊、軟枕幫病人擺到合適體位,直到我們看到病人面部表情輕鬆,擺到合適的體位之後,病人感到放鬆,一切生命指標穩定,我們才覺得可以鬆一口氣。病人心裡舒服,我們心裡才能感到舒服。看似簡單的護理操作,在這個背後其實凝聚了大量護理人員背後的專業知識去積累和鋪墊。我們需要依靠專業知識去判斷病情的變化和風險。

此外,從開始之前的準備到操作完成,全程下來需要40分鐘的時間,需要花費巨大的體力。我們就是這樣穿著厚重的防護服,戴著模糊不清的護目鏡,手上戴著活動不便一層層的膠皮手套,完成這樣的護理操作。我們每一次都在默契地配合著彼此,完成一次次操作。

在隔離病房還有一個最深刻的感受,很多病人經常感覺到恐懼,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疾病,他們感覺到對生命有一種不確定性,特別是我們看到了有些患者,他的家人也同樣在生病住院治療,所以他們經常偷偷流淚,這些都被我們護士看在眼裡。我們想方設法幫他們與家人取得聯繫,通過視頻聊天或者語音聊天的方式,讓他們得到家人的安慰。但是確實有一些患者既不能說話,還不能寫字,我們就非常想渴望了解他內心最真實的感受,我們的護士提前在紙上已經寫好了渴、餓,或者疼、難受這樣的字眼,幫助患者了解他內心的訴求,感受病人內心最真實的需求,看看如何能更好地幫助他們。

我們經常通過觸摸患者的雙手,讓患者感覺到一種力量,讓他們感受到安全、溫暖,因為一直有我們在陪著他們。

03

在這次疫情中,有許多呼吸治療師奮戰在一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請問你們到武漢後,是如何開展呼吸治療工作的?

我作為一名呼吸治療師去支援武漢。呼吸治療師其實是危重症救治團隊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員,主要為呼吸功能受損的病人提供呼吸支援或者氣道管理等很重要的臨床呼吸治療工作。簡單來說,每天的工作就是需要接觸病人氣道裡的分泌物,還有病人呼吸的氣體。去了武漢之後,我們主要的工作,做的第一件事情,其實並不是馬上進入隔離病房,而是要準備很多不同種類、不同品牌的呼吸支援設備和耗材,比如說不同的吸氧裝備,無創呼吸機、有創呼吸機,還有人工肺等,這些設備對病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是病人最重要的生命支援的設備,所以我們必須保證這些設備是隨時可用的、隨時好用的。

這些前期工作非常繁瑣,特別重要,繁瑣到一個小接頭需要費時一上午時間,或者專門從北京運去這個小接頭,好像我們去打仗,我們必須在戰前準備好,裝備好更多的武器和子彈,戰場上的戰士才能打贏這場戰爭。實際的臨床工作當中,由於工作的性質,每天可能都要面對一些高風險的操作,比如說吸痰,比如說輔助建立人工氣道,還有纖維支氣管鏡等高風險操作,每天要評估病人氣道,了解病人氣道裡面的分泌物的量、顏色和性狀,這樣才好去採取一定的措施或者各種物理的方法,幫助患者排除口咽部一直到下呼吸道裡的分泌物,而這對於新冠肺炎病人來說,對感染的控制是很重要的,需要與團隊一同來協商呼吸機治療的方案,這樣才能保證病人呼吸機治療的安全和有效性的問題。

另外,我們會全程跟隨危重病人的轉運,保證病人在整個轉運過程當中氣道和呼吸的安全。還有很多病人一旦病情稍微有好轉,就必須儘早實施早期康複治療。所以呼吸治療師在這次疫情當中,必須保證呼吸治療方案的精準化、精細化和規範化的實施,這對於新冠肺炎病人的救治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呼吸治療師作為國家的一個新職業,我其實是國內最早培養成長起來的一批呼吸治療師之一,通過自己的一些臨床經驗和體會,我感覺到,專職、專業地做好呼吸治療工作,對於危重病人整體的治療照護質量的提高是很重要的。

04

大家非常關注此前在被救回後臉色發黑的易凡和胡衛鋒這兩名武漢醫生的狀況。請問當時中日友好醫院是如何對這兩位醫生實施救治的?他們現在的健康狀況如何?

正如剛才給大家提到的,當大後方幫我們解決了設備耗材的問題時,重武器到場,我們就可以打硬仗了。易大夫和胡大夫都是在1月底前後確診感染的,當時的病情都很重,進展都很迅速,都插了氣管插管,都上了ECMO。我記得那天下著大雨,我們呼吸重症的詹慶元主任應邀前去會診這兩位病人。大家知道,ECMO的管理需要一個團隊,任何時候ECMO管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別提在我們的隔離病房這種特殊的環境中。但是,作為國家援鄂抗疫醫療隊,作為國家呼吸中心,救治最危重的患者,正是我們的使命和擔當,所以我們當即決定連夜把這兩位大夫轉到我們的病區。

轉過來以後,我們首先給他們倆做一個全面評估,然後根據評估的情況,給他們做相應處理。當天就在ECMO和呼吸機的支援下,給他們做了轉運CT檢查,第二天做了氣管切開術。我們評估發現,這兩位病人都存在血源性感染,也就是我們得想盡一切辦法把血裡面的感染源去除,其中最關鍵最重要的就是更換身上的所有導管,尤其是最危險的ECMO的導管。

雖然我們做了很詳細的準備和很周密的計劃,包括我們的緊急預案,但是不成想,在更換ECMO管路的時候還是出了意外,胸腔大出血、休克,當時我們沒有任何想法,不管是轉運到另外一棟樓的手術室,還是就地原地緊急手術,不顧一切就得上。這裡感謝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他們半個小時之內幫我們協調到了手術室,協調到手術大夫,經過搶救,病人的病情就穩定下來了。

但是,ECMO的管路仍然存在感染源,仍然沒有去除,病人仍然處於嚴重感染的狀態。正在我們焦灼、難以抉擇的時候,王辰院士給我們指出了一條明路,那就是創造條件,想盡辦法都得換管子,當然換管子不但是一波三折,是一波四折、一波五折,中間非常曲折,而當我們成功更換ECMO管路以後,病人的病情第二天就穩定了,第三天易凡大夫就醒了。我特別記得,當他醒來的時候,特別想說話,他想問的是,我身上的ECMO管路固定好了沒有。因為易凡大夫本身就是一名心外科大夫,平時就使用ECMO,他知道ECMO管路固定對他來說的重要性,ECMO當時就是維持生命的唯一辦法。

這兩位大夫經過我們的救治,他們也非常配合,病情好轉也很迅速,很快都在康複之中。易大夫是在第14天撤掉的ECMO,正如剛才記者知道的,已經出院回家了。而胡衛鋒大夫是在第20天撤離的管路,現在還在醫院康複治療中。

前段時間大家比較關注的就是他們倆皮膚變黑的事情,其實就是因為感染太重,我們給他使用了一種叫做多粘菌素B的藥物,這種藥物會導致色素沉著,導致皮膚變黑。但是大家不用擔心,這種皮膚變黑會慢慢消退。我們和這兩位大夫一直都在聯繫。有一句話,你若性命相托,我必全力以赴,我們早已成為了生死之交。易大夫知道我今天要來參加新聞發布會,今天上午特意把他的照片發過來了,他囑託我,一定要把他的感謝轉達給關心和幫助他的各位媒體朋友,包括各位同事和親人。

左邊的是今天上午拍攝的照片,這邊是我們離開武漢4月6日他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其實皮膚變白的易凡大夫,還是非常英俊的。

05

方艙醫院相比定點收治醫院病人數量更多,請問在這麼多病人的情況下,醫療和護理工作和平時有什麼區別?

方艙醫院裡面病人數量的增加,也意味著醫療需求的增加。為了保證方艙醫療工作的順利進行,我們制定了科學有效、簡便操作易行的方艙醫院管理模式,結合患者數量大、隱患風險多的特點,我們制定了規章制度和操作流程,簡便易行可操作,同時我們在收治病人過程中,不斷進行優化和完善。此外,我們和兄弟醫療隊密切協同配合,嚴格按照國家發布的診療方案開展治療,提供中西醫結合治療和心理疏導。我們也通過設立觀察病區,暢通入艙、出艙和轉診通道,增設移動方舟CT,加快患者檢查速度。通過這些規範化治療、多樣化康複,以及人性化關懷,我們嚴防輕症轉重症。對於醫護來說,醫生採取分區值班,分小組管理,縱橫結合,責任到人。艙內醫護和艙外醫護密切協同。對於我們護理來說,實行責任制護理,每班固定護理組長,責任到人。正是通過醫護之間密切配合和之前的預案,我們始終保持患者管理不混亂、治療有連貫,每位隊員用細心、愛心和責任心,贏得了患者的舒心、安心和放心。

新冠無情,方艙有愛。針對方艙醫院的特點,我們為方艙醫院的患者設計了適合他們的健康宣教和心理疏導平台,內容涉及患者從入艙到出艙可能經歷的各個環節,形式多樣,圖文並茂,保證治療和康複能夠同步進行。同時,依託我院國家呼吸中心的優勢,針對方艙醫院的患者以及新冠疾病本身的特點,我們設計了一套原創呼吸操,由我們的醫護人員每天上午、下午帶領患者各做一次,深受方艙醫院患者的歡迎。

因為我們針對性強,執行有力,在方艙裡面,隊員的年輕人多,我們隊員平均年齡不到35歲,而且很有活力,所以我們在兩家方艙醫院工作以後,武漢當地政府也稱呼我們是方艙醫院裡的“特種兵”。轉戰這兩家方艙醫院,直到最後休艙,這段經歷深深地留在每位隊員的心裡,這對我們年輕的隊員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成長,更是一種榮光。因為在這兩個多月裡,我們通過自己的奮鬥,通過在武漢的日日夜夜,深刻感受到了全國各地在危難時刻對武漢的無私幫助,也深深感受到患者發自內心的對醫務人員的真誠感謝,當地的志願者無私奉獻,當地的醫療同行對我們毫無保留的信賴,當地政府對我們全方位竭盡所能的支援和保障。日後想起來,都會有常駐心田的溫暖。都說我們幫助了武漢,其實是武漢教會了我們擔當和感恩。藉此機會,我也由衷地說一句“感恩武漢、祝福武漢,祝福祖國”。

來源: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中國網

編輯:範恬宇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e7tnrbmk.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