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世界

1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在一座擁有無與倫比建築風格的城市中,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可能是巴黎最引人注目的古典象徵。因此,當它的尖頂在大火中倒塌時,似乎不僅僅是一座建築被燒焦了——這個國家彷彿失去了一塊靈魂。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當看到巴黎聖母院遭災的畫面時,熟稔歷史的人可能會想起19世紀俄羅斯發生的類似悲劇——聖彼得堡冬宮被付之一炬。

就像法國人民哀悼巴黎聖母院的損失一樣,俄羅斯人被一座標誌性建築的破壞所震撼,但憂傷過後,俄國人沒有氣餒,僅用一年時間就完成了重建,他們的努力可能會鼓舞法國人,為後者修複心愛的大教堂提供一些靈感和動力。

象徵著“俄羅斯的一切”

冬宮位於19世紀俄國首都聖彼得堡的中心地帶,當時它曾是沙皇及其家人的主要居所,這座宮殿擁有6萬平方米的建築面積和1500間客房,是世界上最宏偉的建築之一。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俄羅斯詩人瓦西裡·朱科夫斯基(Vasilii Zhukovskii)曾讚美冬宮:“(是)所有俄羅斯人的代表,這裡的一切都與我們的祖國有關。”

該宮殿最初於1762年完工,並於1833年進行了翻修,建築師德·蒙特弗蘭德(de Montferrand)為冬宮重新設計了幾座房間。沙皇曾要求德·蒙特弗蘭德必須在規定日期內完工,所以建築師放棄使用石材,而改用木材修建新房間。德·蒙特弗蘭德建造了很多木質隔斷牆,將廢棄的壁爐和煙囪隱藏起來,這些煙囪與通風管道相連,造成了很大的火災隱患。

冬宮火災的過程

1837年12月17日,聖彼得堡的冬宮發生火災,歷史學家並不確定火災是如何開始的,但是他們認為德·蒙特弗蘭德對宮殿的翻修存在缺陷,因為很多東西被藏在木質隔斷牆後面,使得大火能夠快速蔓延,等到人們發現明火時,已經無力回天。火焰迅速蔓延到宮殿的易燃閣樓中,到了晚上整個建築物完全燃燒起來,從幾千米外就可以看到。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火災發生時,沙皇尼古拉斯一世正在大劇院中觀看演出,聽到冬宮失火的消息,他立刻返回宮殿指揮救火。冬宮的侍衛們在沙皇返回之前,率先救出了大量藝術品,他們將倖存的寶物堆在宮殿廣場的雪中,可是拯救行為只是杯水車薪,由於冬宮真正寶藏是無法移動的傢具和脆弱的房間裝飾品,所以侍衛們只能望“火”興歎。

沙皇趕到現場後,心急如焚,他下令拆毀冬宮中的三座通道,以阻止火焰的蔓延,這個斷尾自救的方法奏效了,使得冬宮不至於毀於一旦。詩人朱可夫斯基形容這場災難:“火焰肆虐,就像燒到了天空中的巨大篝火”。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大火燒了幾天,到12月19日上午,可憐的冬宮僅剩下建築的結構框架還在,其他一概不剩,沒人知道有多少人在這場災難中罹難。一個目擊者看到被毀壞的宮殿,形容它“像一個戰士一樣悶悶不樂地站著”,當地一家報紙評價這場災難:“北方首都失去了她最大的裝飾品。”

沙皇的憂慮及應對方法

冬宮失火,建築物的損失固然可惜,但這場災難給人心造成的打擊更為嚴重。尤其對於沙皇和他的政權來說,火災是一場政治挑戰。

冬宮,是俄國君主制的象徵,現在已成為廢墟。人們理所當然地聯想到搖搖欲墜的沙皇制度。宮殿的焚毀是否反映了沙皇秩序的脆弱性?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與2019年的巴黎一樣,關於火災,人們表達了難以置信的態度:這座宏偉的建築,這個國家的象徵,怎麼可能被火焰毀滅呢?尼古拉斯一世本人陷入了沮喪,被四處傳播的謠言所困擾。甚至有一種聲音傳到沙皇耳中:大火是上帝對俄國的懲罰。

由於擔心批評者會利用這場火災大做文章,創造出對沙皇不利的輿論影響力。尼古拉斯一世和盟友們很快動員起來,發動了一批宣傳專家,開始塑造關於火災的另一種敘事風格。他們將大火視為一個契機,可以讓這個國家重新團結一致的機會。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感受到國內和國外輿論的壓力後,沙皇的智囊們行動了,一位禦用詩人很快用法語寫成了一份火災的報告,並在巴黎出版,兩個月後,這份由俄國人用法語寫成的報告,被翻譯成俄語,以“外國人的觀察角度”引入俄羅斯。

該文描繪了對冬宮悲劇的一種高度理想化的解讀,文章指出,沙皇謙卑地服從上帝的旨意,並用智慧遏制了火災的蔓延;士兵們為了拯救冬宮的財產而捨生忘死、無私奉獻;俄羅斯人民認為宮殿是他們的“國家遺產”,他們感受到的悲痛與沙皇一樣多。

“熱忱戰勝一切”

涅瓦河畔的冬宮廢墟一日不移除,尼古拉斯一世的心病就治不好。為了扭轉大火揮之不去的惡劣影響,尼古拉斯一世決定重建冬宮,他設定了一個幾乎不可能的目標:在15個月內重建宮殿。為了消除大火的負面影響,讓百姓忘掉帶有象徵意義的大火,他命令重建的宮殿必須看起來和以前完全一樣。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為了趕工期,彼得·克萊因米爾(Pyotr Kleinmichel)披掛上陣,作為重建工作的監督大臣,他十分稱職,此人是一個無情的軍官,素以冷血苛刻著稱,而這正是尼古拉斯一世需要的品格。

重建工作僱傭了6000名工人,由於要趕工期,他們的工作條件並不好,幾乎每天都有工人死亡。雖然工人們不斷倒下,但新的工人會立刻填進工作中,取代死者的位置。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重建的冬宮採用了當時最先進的建築技術——全金屬屋頂。建築師瓦西裡·斯塔索夫(Vasily Stasov)基本恢複了原有的設計和裝飾,而且用鍍金材料將各個房間變得更加華麗。有意思的一點是,相對於奢侈的洛可可風格,沙皇本人更喜歡樸素的裝飾,他在冬宮的臥室堪稱簡陋,除了大量地圖外,沒有任何華貴的裝飾,他甚至要求自己像軍人一樣,睡在鋪著床墊的露營床上。

幾千名工人在一個巨大的建築工地上夜以繼日地工作,他們造了一座巨大的熔爐,將其中吹出的熱風引導進宮殿內,加速內部的乾燥。沙皇偶爾會送一些伏特加到工地上慰勞,有了伏特加的幫助,工人們就能加快進度。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在冬宮火災發生一周年之後,重建的宮殿完工了。1839年3月25日,在複活節這一天,尼古拉斯一世宣布了冬宮的複活。

當天約有20萬人蔘觀了“複活”的冬宮,而那些還活著的工人都獲得了一枚刻有“熱忱戰勝一切”字樣的獎章。

與舊版本相比,新宮殿的結構中減少了木材的數量,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鐵、磚和陶瓷,另外,新宮殿還加裝了中央供暖和自來水,這些措施將極大降低火災的機率。

1837年和2019年

到目前為止,根據公開的資料,巴黎聖母院沒有像冬宮那樣遭受滅頂之災,而且很幸運,沒有人死亡。與去年巴西國家博物館損失慘重的大火不同,巴黎聖母院的大火除了燒毀了塔尖,並沒有造成內部文物的巨大損失。

837年冬宮大火:藝術品的災難、秩序的重建,以及國家的決心"

雖然巴黎聖母院的災難看上去沒有傷筋動骨,但重建的挑戰依舊很大。但就像尼古拉斯一世一樣,法國總統馬克龍第一時間表達了決心,承諾迅速進行維修。

如果說1839年的冬宮重建做到了鳳凰涅槃的效果。那麼,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將近200年後的今天,人們有技術和決心重建巴黎聖母院失去的部分,新的巴黎聖母院一定會再次耀眼奪目,成為塞納河畔最偉大的藝術品。

參考資料:《俄國史》(美)莫斯

你對冬宮大火怎麼看,歡迎留言、分享。

請隨手關注、點贊、轉發,支援原創!


原创文章,作者:每日頭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kknews.tw/7ytyllnk.html

聯絡我們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